All posts by 妈妈

一台穿越时空的电话(春蕾杯)

“嗯——”我犹豫着,慢慢走向那东西,它雪白的身体上点缀着一颗颗金灿灿的星星,在昏暗的房间里闪着耀眼的光芒,远看像个“g”,它那奇怪的身体像一只蜷着身子的英国塞克火龙。在火龙的嘴里,有一颗天蓝色的小珠子,而尾部却有一颗朱红和一颗草绿的珠子。
我轻轻地碰碰那只火龙的身体,幻想着会发生什么。然而,什么也没发生————也让我松了口气,因为火龙没有扑上来咬我。
我东看看,西看看,希望有人会来帮助我、教我,或带我离开这里。这儿有十二扇门,其中一扇是通向一个街市的,我费了好大劲才回到那扇门,方法就是说三声“我想回去了”。但是,我确定时空电话就在这里。
我又碰了碰那个蓝珠子和红、绿珠子,可是,还是什么也没发生。就在我准备离开,打算要放弃寻找的时候,我突然想到:为什么不碰碰那些星星呢?我转身回到那家伙旁,闭上眼睛,轻轻地、轻轻地碰碰那些星星。一个女声从里面飘了出来:“欢迎拨打ZY801时空电话,我是管理员简。如要用电话,请对着蓝珠子说出你想打给谁就行了。说完请按绿珠子,说错请按红珠子。谢谢合作!”
我马上对着蓝珠子说:“打给未来的我。”然后按了按绿珠子。电话通了,我对着刚变出来的话筒说:“你来!未来的我!我是八岁半的雁之,很高兴可以跟未来的我打电话。”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很激动:“天啊!你是过去的我呀!”
我迫不及待地说:“我非常想知道,我会不会成为一名火龙驯兽师呢?”
“你说呢?”
这时,我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了塞克火龙的叫声,接着,我听到了一种介于鸟和马之间的声音。“啊哈!”我惊叫道:“太棒了!我居然成为了一名神奇动物驯兽师!”
“别高兴得太早了,你一定想不到成为一名神奇动物驯兽师要经历多少考验!但是,你也想像不到其中有多少有趣的事情!”
“那你能给我讲讲吗?”我迫切地说。
我们越聊越兴奋,越聊越起劲,不知不觉,两个小时过去了。
在结束通话前,未来的我神秘兮兮地说:“几个月后,将有一个人带你到一个神秘的地方,在那里,你将会受到许多考验。这是你成为神奇动物驯兽师的第一步。”
挂断电话,我的心情既兴奋又忐忑不安,盼望着有一天那个神秘的人会出现。

二年级的第一次文化课

周四,是我二年级的第一次文化课,上的是仿生机械,我很兴奋!

放学了,我正在收书包,一名老师来了,有点像外国人,很漂亮。我很快回过神来,文化课的老师都来了,我收得太慢了。我尽快收拾完东西出门,到了我们班门口,于雁兮也和我一起出门,我顺便问了一句:”你上文化课吗?”于雁兮说:”我上文化课。”我又问:”上什么?”于雁兮说:”我上仿生机械。"”和我一样啊!"哈哈哈⋯⋯
我想起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,我问石老师:" 仿生机械在哪个教室上课?"石老师说:"不知道,下楼看看吧!"
下楼了,没有文化课老师在等我们了,我们下来得太晚了。我只好上楼,我又遇见了我们班同学张辰响,我说:"你上仿生机械吧?"(我在课表上看见她也上仿生机械)张辰响回答道:"对呀!""你上楼干啥?"我问,"找上哪个教室呀!""和我一样啊!"我们边聊边上了楼。我又遇见了于雁兮,我们开始在二楼找教室,大概找了一遍,没有,于雁兮想起来可以在我们班的课表上看看去哪个教室。我们便回班看课表去了。啊,二年级上二(1)班的教室,一年级上一(1)班的教室,我们便向二(1)班跑去了。但二(1)班里黑漆漆的,连个人影都没有,我又奇怪又惊讶,但也很失望很失望。
我们决定上三楼(一年级)找,我们走进一(1)班,有一名老师,手上拿的牌子上竟然写着少儿美术!我们又决定让于雁兮在三楼找,我在二楼(二年级)找。我在楼梯上没走几步,张辰响就在下面喊道:"在我们班上课!"我便对上面的于雁兮喊道:"在我们班上课!"在回班的路上,我的心里直乐,真是一场闹剧呀!!!

“要永远和妈妈在一起”

雁之总是说:妈妈,我好爱好爱你,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!
妈妈说:等你长大了,会有自己的家,会有自己爱的人,也许就不会这么说了。
雁之很生气,她认为跟妈妈在一起是天经地义、任何人都无法剥夺的权利。
于是雁之让妈妈把这句话写下来,以后她会一直记得这句话:要永远和妈妈在一起!

先有他,还是先有她?

某天,雁之突然问了一个犀利的问题:是先有“他”,还是先有“她”,还是先有“它”?
呵呵,于是跟她讲了三个起源:进化论、亚当和夏娃、女娲造人。

尽管这个小人儿,现在连拼音都没学好,问她“笔”怎么拼,也只会“p”“t”“a”乱猜一气。
数学也没学好,7加4要想半天,还偶尔等于10。呵呵。
不过还是偶有惊人言论。
雁之还是个积极的环保主义者;
梦想当艺术家;
时而兴奋过度、活泼外向;时而情绪低落、多愁善感、容易生气;
热衷于讲故事、幻想;
好强好胜,口头禅是“××赢了”,但却害怕失败,稍有压力的时候会因为担心失败而情绪败坏,但渡过了情绪关之后却不再害怕困难,会坚持练习。

一个古怪、矛盾的小人。

鱼与熊掌

起这个题目,只是感叹于:我们到底要培养什么样的孩子。或者说,希望孩子以后过什么样的生活:如果快乐和“人才”不可兼得,我们如何能培养一个既快乐且自立(这是基本要求)的孩子?

“人才”意味着有一定的学历和能力,未来能有体面的职业和体面的物质生活。可是在中国,获取高学历似乎是一件需要付出很多快乐的事情。在很多父母的讨论中,意味着需要从小学甚至幼儿园开始竞争;而且即使有了“人才”的头衔,也未必能有体面的物质生活。
即使塞耳不听周围一片升学、课外班、才艺培养的喧闹声,每天超长时间工作的爸妈,也明白现今世界的残酷、竞争的激烈、生存或维持生活品质的不易,当然也明白升学跟未来生存能力的关系还是非常密切的(至少在中国)。
但是并未能够充分享受生活的爸妈,正因为快乐比“人才”更为不易,所以更希望孩子的生活能够快乐。所以,爸妈一直给雁之找的是追求“快乐”的幼儿园,没打算小学上名校,甚至没打算参加国内的高考(当然十几年后的世界如何谁也不知道,或许外国人都来中国高考了)。

不过,说老实话,老爸老妈对雁之的要求也并不低,尤其在品质、习惯、能力方面,反而是对学业要求不高——因为父母对传统教育方法还是有思想障碍,觉得认字算数和很多知识只是工具而不是能力,工具是在有了学习能力的基础上要用的时候去学就可以了,而不能本末倒置代替能力)
所以,爸妈要求雁之学会正确看待自己,正确与人相处;
学会努力坚持,也学会接受挫折;
学会守时,约束自己;
对世界万物有兴趣、有学习有兴趣。

还好,雁之也真的很让父母放心:
她开始接受每天练琴的做法,每次弹到她自己满意才会结束;
她练了10次就差不多学会了游泳,尽管还不能充分换气,她也自己要求:我要游一个来回。

事实上,最难坚持的也正是品质和习惯的培养,最需要花心思和力气的是能力的培养而不是硬性的学业成绩。
所以经常会问自己:我们是不是要求太高了?雁之是不是已经觉得很累了?

字典

听小喇叭广播的时候,主持人出了一个谜语,谜底是“字典”。
爸妈知道雁之从没见过字典,不过曾经有提起过,于是还是试着提醒了一下:有什么不认识的字可以去查出是什么意思。
雁之恍然大悟:我知道了!就是那个那个什么:哪里不会点哪里,×××点读机,灰太郎说“你会吗”,她说“so easy”。

是啊,收音机前,不知有多少孩子还从来没有见过字典(这个节目主要是学前孩子听的嘛),不知有多少孩子会猜是×××点读机、××电子词典……

学历

晚上雁之在楼下跟邻居哥哥一起玩“飞天小伞兵”,雁之射得很远很高。
哥哥问:妹妹是什么学历?
妈妈大笑:她呀,幼儿园还没毕业。
哥哥大声叹气:唉,我一个三年级的,居然比不过幼儿园还没毕业的。
原来玩游戏比赛也要看学历的啊。

小棉袄

最近妈妈比较忙,经常加班。
下午下班时间妈妈还在忙,雁之在电脑前等了好一会儿,见妈妈都没空理她,就说:妈妈,你不要做这个工作了吧。
妈妈说:那我们就会少了很多钱哦。
雁之说:那你换份工作吧。
妈妈回答:换一份工作可以啊,不过妈妈就要出去上班,也不能有这么多时间陪你呢。
妈妈以为雁之会像往常一样生气地哼哼。
没想到雁之抱着妈妈说:不管怎么样,我都不能让你那么晚睡觉!

妈妈好感动啊,真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。
谢谢你,乖宝。

三只眼的鱼

雁之很喜欢吃鱼眼珠。今天吃鱼,奶奶把两只眼睛都找出来给雁之了。
雁之吃完后还不满足:我还要一个眼珠!
大家笑:哪有三只眼的鱼?

没有想到,几分钟之后,妈妈从鱼头里面又找出了一只眼珠!呵呵。

雁之问:什么鱼有四只眼睛?
大家都说没有。
雁之得意地:两条鱼呗!
呵呵,还真能急转弯。

金钱观

两年前雁之正处于看到什么要求买什么的阶段,为了培养雁之的金钱观,曾经实行过每周给零花钱的计划,不过那时候雁之还太小,无法形成管理金钱的概念,后来就无疾而终了。

不过渐渐地雁之倒是很少要求买什么了,或许是给她的东西够多了,或许是爸妈很少带她去花钱的场所,或许是以前妈妈讲“道理”比较多。现在食品、书、大件玩具主要是妈妈选,偶尔她自己要求买一些零食、玩具,会让她用自己的压岁钱来买。

最近再次开始尝试给零花钱的计划,不过附加了条件——要得到一定数量的小红花才能兑换金钱(爸妈实在已经疲于每天跟她不停地念叨:你吃饭快一点啊,练练琴吧,画个画吧,且求着她呢,于是改用小红花奖励来刺激)。
可以雁之仍然对这些能获得小红花和金钱的事情不太在意,她更在意每天按自己的玩法过得十分开心就行。到了周末计算小红花发零用钱的时候,仿佛妈妈更兴奋一些,呵呵。

周六晚上是结算的日子,妈妈哄劝着:还差一朵小红花就可以得到4元钱了,你画幅画?或者练琴10分钟吧?要不多可惜啊。
雁之毫不犹豫地:不用了,我正玩着呢。
妈妈郁闷得很:真是没过苦日子,毫不在意那点零花钱呢。

那天奶奶说起姑妈去海南旅游,误选了一个很贵的酒店,雁之听着,接口说:钱花多一些没有关系,只要玩得开心就好。
啊!估计这丫头以后也是个不看重钱财之人,但愿她会记得:要先学会赚钱和理财,才有资本去藐视金钱。